亚洲必赢登录

亚洲必赢登录:www.sanmashop.com

我穿旗袍 一个平凡女子的旗袍情结

2013/12/31作者/倚窗听雨来源/凤凰论坛阅读人次/14786我要评论(0)

扫描二维码
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
关闭
导读:大三的那年,因为一部电影《花样年华》爱上了旗袍,爱上了这蕴含忧伤与华丽的服饰。我穿旗袍,是因为我想在还可以奢华的年纪去温习那旧上海的风情,虽然我非江南女子,但我仍旧怀揣一枚江南情结。雪小禅说,穿上旗袍的那一刻,我惊觉我是妖娆的。…

我穿旗袍 一个平凡女子的旗袍情结

  冬日的夜晚,光阴有些漫长,很多时候喜欢给自己找一些事情做做。晚饭后,打开衣柜整理那些不常穿的衣物,一股檀香的气味瞬间弥漫开来……
  
  一件粉白色的亚麻面料旗袍,映入我的眼帘。本就是喜欢怀旧的女子,今日面对这样一件旧了的旗袍,很难消除我笔下不再感慨。有些东西冥冥中在召唤你,使你不得不搁下一切重新去邂逅它,亦如旗袍。今日闲淡,我便把旗袍一一翻出来,连同一些远去的日子也一并翻起,在唇齿间咀嚼一份檀香味。
  
  大三的那年,因为一部电影《花样年华》爱上了旗袍,爱上了这蕴含忧伤与华丽的服饰。于是,跑遍了整个小城,在一个小巷子的拐角处遇到一家即便拆迁的旗袍店,买了一件亚麻面料的粉白色旗袍,几乎花掉了我两个月的生活费。那时候真傻,为了这样一件衣服,我宁愿节衣缩食半年,竟然当成减肥。本就是属于清瘦型的身材,还美其名曰的减肥,女孩子的心事都写在脸上,矫情。
  
  我穿旗袍,是因为我想在还可以奢华的年纪去温习那旧上海的风情,虽然我非江南女子,也没有身处江南的体验,但我仍旧怀揣一枚江南情结。似乎,在梦里我已是江南小巷里的娉婷女子,手握诗书,一方阁楼,凭栏而望。倘若淋漓地下一场雨,雨后的黄昏,我更喜欢身着旗袍,把心事写在一袭衣服上,婉约成一行清浅的水墨素花,在最美的年华里,无休止的开放。每个人都拥有一段翠绿年华,又有谁会忘记那青葱的时光?
我穿旗袍 一个平凡女子的旗袍情结  
  曾经的粉白色亚麻旗袍,至今仍旧纹理平整,不毁一丝一线。那少女时代穿出的味道,依旧会在每个怀旧的夜晚萦绕于窗前,久久无法散去。若说,真正的把旗袍穿出一道风景,那还是多年后的一回。
  
  喜欢怀旧的女子,多少都带点忧伤的味道,这是别人对我的评价。我穿旗袍不免有了几份清瘦,因此要真正的量身裁衣,才能穿出一种味道。去一家名为“秋霞布庄”闲逛,看重了他家新来的青花图案料子,对着镜子比划。老板人很精明,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,三言两语说得我心花怒放,当下订好了一件青花旗袍。半个月后,取回穿上,当真是合体素雅!连我那一刻都爱上了自己。
  
  那个夏天,我从校园经过,成了一道奇异的风景。不同的人看自然是不同的风景,学生看的是老师的美丽怀古的个性衣服,同事感知的是久远的年代里的繁华,或许还是惊讶我还没发胖的形体,而我想要的是一份平静、一些记忆里搜寻的片段,却记不清是那个时代。
  
  青花素雅的图案,外加旗袍的风韵,华美了我的表象,让我多了几许不为人知的寂寞。爱美的女同事,也大胆效仿,偶尔晾晒一下自己的旗袍,终究女人到了三十几岁因为腰围,还是放弃了对旗袍的执着。似乎我和这些旗袍有着不可意会的情缘,岁月在我三十几岁后,依旧赐我不变的腰围,那一尺八足以让橱柜里的几件旗袍轮着换,也丝毫不见紧巴。
  
  时光偷走了我很多东西,可这份怀旧情节却愈发浓郁,留不住光阴,能够留下来的只是一些记忆。喜欢读白落梅的文字,想象中那梅花盛开处,一袭白色长袖旗袍,雅致的女子从诗书中款款走来,不动声色就已经令人屏住呼吸,怕世俗的纷扰扰了她的清宁。看她的《我不穿旗袍好多年》,萌发了我平淡文字里的旗袍情节,忽而觉得自己即便是东施效颦也定要为旗袍做一次华丽的落笔,尽管文字平凡的要命。
  
  想起之前看到的一句话:穿旗袍的女子,倘若觅不到一个可以为之情深的男子,哪怕她心怀锦绣,哪怕她风姿万种,也不过是一抹孤独的风景。那么,在世人的眼里,穿旗袍的女子,一定是孤独的,或许我也是孤独的。我竟然痴痴地恋上了它,仅仅只是一件服饰而已。不知道我穿着旗袍是否也会打动一个男子的心?只是旗袍里藏着的那颗高傲的心,我没有。我有的是温和的心,却被冰冷的外表遮掩着,也可能会被任性的脾气耽误掉,想来倘若真正碰到心仪的男子,也不会有人懂我这不入世俗的衣物里还藏着一颗暖暖的心。
  
  穿上旗袍,我和周围的人有些格格不入;褪去它,我却无法演绎我那份深藏的寂寞。感叹,世间竟有一种服饰可以揣测人的内心。
  
  雪小禅说,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素着脸不化妆扎着马尾穿着牛仔裤的女子,穿上旗袍的那一刻,我惊觉我是妖娆的。
  
  穿旗袍,就像爱上了一个心仪的男人,暗恋的岁月,只属于自己。别人无法体会你心中的甜蜜,自己知道自己有多爱他。
  
  旗袍是寂寞的,所以我不常穿它。毕竟我是世俗中的女子,太多的东西牵绊着,无法真正读懂它华丽袍子下面的忧郁。但我依然会选择一个我行我素的日子,把它重新穿上,那怕只在家里或者就近的巷子里转悠一圈,也不枉费我一个女子的华丽美梦。
  
  去年的一件紫色小花盘扣旗袍,给我三十五岁的年华增添了几许妩媚。穿它,我喜欢走在五月的渭水河畔,即便引来异样的目光,我也不会顾及。至少,这种珍贵的情结不虚度我的年华。但那些旧了的旗袍,我不舍得丢弃,存放箱底,隔了时光再看,仿佛完美到胭脂鲜翠。
  
  现在,我还喜欢穿旗袍,倒不是因为我的身材依然可着装,只是我与它之间像是有了“孽缘”,终究扯不清。今夜,摊开的素纸上,我再叙旗袍情深,不知谁与共鸣?我想有些故事还是在水墨里淡开,最美!
136
发表评论
发表评论
网友热评
0 [$name].
[$content]
支持(0) [$date]
热门推荐HOT